星期五, 10月 10, 2014

佔領第十一日 @ 雨傘運動 Umbrella Revolution

Danny Cheng"現在佔領區不但寧靜,而且沒廢氣,人們笑容可躬,互相幫助,好像烏托邦。還有,有種休閒的感覺,更感受到港島絕對係優質嘅單車城市"

午飯時間,佔領區出現不少西裝友與 OL。本應車水馬龍的馬路,如今空空如也,人潮疏落,空氣裡瀰漫一種詭異的寧謐。車聲,廢氣消失了,換來是秋風吹爽與暖和陽光。在銅鑼灣唐樓地下,看更打開鐵閘,望著佔領區的市民,像欣賞風景,深呼吸一口氣,欣喜嘆道:「銅鑼灣的空氣從來未試過咁清新!」

文華酒店外的干諾道中,遊客、西裝友把握機會以空蕩的街道為背景留影。兩位嬌滴滴的辦公室女郎,買了 pret a manger 火箭菜小龍蝦三文治,果汁健怡午餐坐在石壆開餐。我過去跟她們打招呼,爬上石壆跟她們談天,我記得,隔著牛仔褲我的皮膚也感受到石壆吸收了陽光的刺熱。

兩位美女乃八十後,在中上環上班。左邊的阿心與右邊的 Kate 相約午飯時間過來向佔領運動表達支持。她們從事藝術管理與音樂推廣,Kate 說,不覺得這場運動「好激」,更揚言她的外籍同事來自歐洲,外國示威比香港激烈更多,香港算是「小兒科」。

抗爭到了十一天,有點膠著狀態,持久戰容易令人不安,但今天在佔領區感受的卻是「當抗命變成日常」的奇異感覺。衝突減少,警民關係未見緊張。這個城市似乎開始嘗試「適應」街道被佔領的一種嶄新秩序。

我跟兩位美女說:「平日走在銅鑼灣,旺角,金鐘街頭,令人焦慮緊張,人們行步路都要快,面容崩緊。但現在佔領區不但寧靜,而且沒廢氣,人們笑容可躬,互相幫助,好像烏托邦。還有,有種休閒的感覺,有點像身處『外國』街頭。」我上個月去過東歐,別人的廣場是真正的公共空間,可以讓人瞓讓人 hea,讓人放空, 讓街頭藝人表演。現在,佔領區成為了香港真正公共空間。晚上這裡有人騎車溜狗玩滑板,更浪漫的是,中環千億租金的地皮任你挑選一個地點,躺在其上就可以看星星。當郭富城十年無坐地鐵都要搭番公交,你就知道今次佔領的威力,讓街道回歸人民,不只為逢迎上等人駕駛的專利。

兩女點頭稱是:「佔領區的『氣場』好舒服,人們關係和洽,放工我們也會來看看。」有人擔心佔領區像嘉年華,我卻看到一種奇異的「社區」關係,大家是互相幫助,沒私心,想件事好的。走在金鐘天橋上,可以看到穿校服的少女溫書,大學生在看 notes,新近還設有枱燈的補習站。偶爾有人喊:「邊個未食飯,有一百個麥當奴包」。有人說過:「在佔領區的物資站,除了結婚戒指外,你要求拿甚麼,都應有盡有。」

我問:「妳們不覺得香港人基因變異了嗎?」兩女同意。Kate 說:「以前我對政治完全不關心,政改也不知道是甚麼,但這一次,那幾響催淚彈,喚醒咗香港人,包括我。」

我忍不住問:「妳們吃了催淚彈?」想不到樣子嬌滴滴,手無駁雞之力,說話陰聲細氣的兩位女子異口同聲說:「我們那天想來支持學生,怎知無端端吃了催淚彈, 反而讓我發現,自己原來可以這麼勇敢。」不得了,我沒想過九二八那87枚催淚彈,竟然擊中兩位如此斯文的女生。我想那天的警察,現在看到這兩個辦公室女郎的造型,催淚彈點會扔得落手?那一役,把最怕事最軟弱的香港人內心的勇武基因都逼出來了。

阿心和 Kate 都覺得,香港從此不一樣。她們甚至說,覺得自己的生活,沒有受到佔領的太大影響。反而越來越發現一個「美好的香港」:車不多,空氣清新,地鐵有位坐,購物區不被遊客攻陷。誇張點說,佔領的日子,香港反而回到「我們以前熟悉的那個香港」。



發佈留言